苗沛霖的野心很多人并未看懂!

苗沛霖的野心很多人并未看懂!

2019-10-10 09:38

  对苗沛霖私人武装是否可以继续沿袭清代官书中“苗练”这一称谓?笔者认为值得商榷,理由有四。

  其一,苗沛霖对团练并不很感兴趣。当清廷为剿捻号召皖、豫等省举办团练时,他却以为“徒团不足恃”。

  其二,1956年夏,苗由寿州旋里自办“团练”时,重申的是他在1853年春提出的“筑寨”、“积粟”、“治兵”的六字方针。他要治的是‘兵’,而非“练”。

  其三,苗本人及其下各旗主、营主均不称“练总”。有的团练头目在归属苗沛霖前称“练总”,归属后则称“营主”或“旗主”,“至于苗逆,借名团练,挟制官民,他处无不望风景附,甘心听其号令,分派某寨为第几营,某练总为几营营主者,领苗逆之旗,接苗逆之信,出人出粮,无不乐从。”

  其四,团练不过是披在苗沛霖私兵身上的外衣而已。《蒙城县志书》说:苗“久怀不轨,裂蓝衫作大旗,假名办练号召乡里。”

  不难看出,“团练”之名不过是苗沛霖掩盖其政治野心的外衣。因此,笔者主张将“苗练”改称“苗家军”,还其本来面目。

  苗家军自创立起,便与捻军、太平军作战,但到1860年,这种局面发生了变化。英法联军攻占了北京,清文宗逃奔热河。苗沛霖认为时机已到,遂“于所居蒙城设坛会所属,大临三日,镐素发丧”,言“天下已无主,我等当各求自全。”乃称“河北天顺王”。

  1861年2月10日,苗沛霖以所属七人赴寿州被徐立壮、孙家泰诛杀(即“寿州擅杀案)为辞,大举进攻寿州,将安徽巡抚翁同书困在城中。为了攻取寿州,苗沛霖确定了与太平军、捻军“连和”的方针。他派王金奎到定远与张乐行、龚德树捻军言和;又派朱鑫、陆长华赴庐州与陈玉成部太平军达成谅解,并表示愿蓄发、受印信、奉太平天国正朔。

  太平天国遂遣辛大刚、余安定、许导奎、赵大治等至苗营筹商抗清事宜。结果,苗家军部分蓄发,苗本人接受了太平天国奏王的封号。但苗沛霖并非真的加入了太平天国,苗家军也没有变成农民起义军。

  首先,苗家军的组织系统,并未因苗沛霖接受太平天国封号、苗家军部分蓄发而有所改变。据《两淮勘乱记》载:(咸丰十一年)“六月,沛霖遣苗金开督西练十四营合河南贼陈太和众号二十万,……犯妆宁、南阳、妆、陕,薄渔关而还。使苗天庆督东练二旗,合淮北贼张宗禹、孙桂心亦号二十万,……犯丰、沛、萧、场、曹,单、蹼、沂,别出陷清江浦而还。”

  又据《蒙城县志书》载:“同治元年正月二十日,黑旗头目张建酞率万余人由双涧集进抵西涧桥。”

  其次,苗沛霖与太平军、捻军“连和”,只是一种策略。苗沛霖称王后,已经处于太平军,捻军与清军的夹击之下子为免致腹背受敌、便采取了与太平军、捻军“连和”的策略,即所谓“联张洛行以免后顾忧”。

  王定安说他“勾结奥匪陈四眼狗、捻首张落刑等为其前驱,盖意在图据寿、颖以为根本,然后窥伺中原而肆扰西北。”

  苗沛霖及其集团走的依然是“自我之路”,这自然不会、也不可能与太平军、捻军“同志同仇”。到1862年3月,当苗沛霖看到清军云集,利用太平军、捻军图颖无望,便即倒戈,“率众剃发赴颖上”,重新开始了他的“灭贼”生涯。

  所以,接受太平天国封号并不等于苗沛霖加人了太平天国,苗家军蓄发(蓄发在当时是一种表明反清之志的常见现象)并不等于变成了农民起义军,充其量不过名义上的归属而已。如果把苗沛霖及其集团的倒戈看成“叛变”行为的话,那就很难认清其庐山真面目了。

  综上所述,笔者认为,苗沛霖既不是一个农民起义领袖,他统率的苗家军也不是农民起义军,说苗沛霖是农民起义的叛徒是难以成立的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开奖心水论坛六赢宝高手心水论坛

红财神玄机图| 数码挂牌和彩图挂牌| 三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| 香港美女图| 香港马会资料铁算盘资料| 大家发高手论坛网六肖| 单双中特三期必出一期| 广东吉利免费心水论坛| 曾道人一句玄机解特码| 生财有道免费印刷图库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