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评价苗沛霖?

如何评价苗沛霖?

2019-10-29 01:20

  苗沛霖(1798—1863),字雨三,安徽凤台人。秀才出身,原为塾师。1861年举兵抗清,被太平天国封为奏王,1862年暗中降清,诱捕英王陈玉成献胜保。旋又举兵反清,1863年,在安徽蒙城被清军僧格林沁部击败后,为部下所杀。

  沛霖,字雨三,安徽凤台人,是太平天国起义时期一个反复无常的人物。对于苗沛霖,史学界习惯上称他叛徒,笔者认为似有不妥。理由如下。

  我们知道,只有苗沛霖先参加了农民起义军,后又投靠清廷,我们才能称他叛徒。那么,苗沛霖是否是农民起义领袖呢?据《宿州志》记载:苗沛霖是1856年靠办团练起家的,他办团练的目的是“称御捻匪”。《凤台县志》也说:“咸丰二年,捻匪乘势为乱,哨聚愈多,张落刑(乐行)为祸尤烈。六年正月,扰凤台境武家集,抢掠而去,苗沛霖因倡为筑寨御捻之计。”其它一些史籍如《重修安徽通志》、《寿州志》记载大体相同。

  很显然,苗沛霖最初组织起来的不是农民起义军,而是农民起义军的反动武装。在这支反动武装粗成之后,苗沛霖即率领它与捻军作战。关于作战情况,张瑞挥在《两淮勘乱记》中有一段生动的描述,录之如次:

  “即所居,_规方百丈,堑地以为涂,因土以成垒,穴垣以居炮,峭楼以l初敌,残壁断揭皆擎佐守具。工未毕,贼众(指捻军—引者)大至,鸣炮驰马,环数重,众号八千,苗寨丁壮数百而已。男女环泣,皆譬日:`苗先生杀我!’沛霖怒叱之日:`何怯也!沛霖在,十万贼何畏!’执帜以磨曰:`妇女为炊,老幼馈食,丁壮守,四人祖一堵,火炮一,长戈一,短刀一,擅离所守者死!’自率宗族二十人,周视巡行,以督不用命者。贼摩众大进,众将发炮,沛霖不可;又进,复不可;及壕,曰`可矣,。炮石齐发,杀数十人,围三日解去。沛霖踵其后,获瑙重山积。及因贼资,分立数寨以为特角。伺贼远掠,亦破其巢,尽子女归。贼衔刺骨,集五色旗数万人,并数寨围之。沛霖部署其众如前状,十日不得逞,复退。沛霖又尾击,大破之。”

  到1857年春天陈玉成率部进攻寿州时,“苗练”已颇具实力,太平军也有争取他共同反清的意图,但苗沛霖不理睬太平军,投靠了清钦差大臣胜保,去残酷捻军、太平军了。

  苗沛霖是靠农民起义起家的,但他与同样是靠农民起义起家的左宗棠、李鸿章等人又很不相同。他一方面仇视农民起义,一方面又对清朝统治集团强烈不满。免费资料大全资料,他曾写过这样、一幅对联,上联是:“什么天主教,敢称天父天兄,丧天伦,灭天理,竞把青天白日搅得天昏,何时伸天讨夭威,天才有眼。”下联是:“这些地方官,尽是地痞地棍,暗地鬼,明地人,可怜福地名区闹成地狱,到处抽地丁地税,地也无皮。”

  因此,虽然他“蒙各大宪专折保奏十二次,官居二品”`,可他还是对清廷首鼠两端。苗沛霖之农民起义,并非为保“大清”。据文献资料记载,苗“蓄叛已久,平素尝与队下闲叙,极慕曹操之为人,而自诩其用兵如诸葛,呼队下某某为王虎将,动以淮南称王为词。”其部属也到处流言,“我家老先生,他日之皇帝也”。

  1860年,苗沛霖在“筑寨”、“积栗”、“治兵”六字方针的基础上,又提出了“高筑墙,广聚粮,先灭贼,后称王”的十二字方针。苗沛霖的思想在这里表达的再清楚不过了:既反对农民起义,也反对清朝统治者。对于苗沛霖其人,清统治者也是很清楚的,但格于当时形势,清廷尚需借重苗沛霖捻军,所以只好暂时隐忍。

  苗沛霖为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,从一开始就把苗练办成了一支私人武装。在与捻军初战获胜后,他将武家集好寨扩建而为“苗家老寨”,“附近居民俱令人坪,不从者杀之。无论绅民尽派人队,约得万余人。’他按照自己的意志对这支武装加以组织和训练,“置为五旗头目”,“出则布阵,入则为营,编以队伍,齐以金鼓,束以号令。”不服从者以军法从事,生杀予夺皆取决于苗沛霖。

  至1859年5月苗因“剿捻”有功被清廷摧至四川川北道、督办皖北团练时,“苗练”的私兵性质更加显著。是时,苗沛霖以寿春、凤台、宿州、灵璧、蒙城、怀远等州县为东练;以阜阳、颖州、霍邱及河南光、固、新、息等州县为西练。在此范围内,苗沛霖规定,“练三丁取一,贫者出兵,富者供资粮扉展。”而后,他将强征的丁众加以训练整编,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组织。在“苗练”中,苗为最高领袖,称“先生”,其下为“五旗总,’,再下置五旗和营。旗有旗主,营有营主。五旗总、旗主、营主均由苗沛霖委任,秉其号令。

  对苗沛霖私人武装是否可以继续沿袭清代官书中“苗练”这一称谓?笔者认为值得商榷,理由有四。

  其一,苗沛霖对团练并不很感兴趣。当清廷为剿捻号召皖、4887开奖现场结果4887网,豫等省举办团练时,他却以为“徒团不足恃”。

  其二,1956年夏,苗由寿州旋里自办“团练”时,重申的是他在1853年春提出的“筑寨”、“积粟”、“治兵”的六字方针。他要治的是‘兵’,而非“练”。

  其三,苗本人及其下各旗主、营主均不称“练总”。有的团练头目在归属苗沛霖前称“练总”,归属后则称“营主”或“旗主”,“至于苗逆,借名团练,挟制官民,他处无不望风景附,甘心听其号令,分派某寨为第几营,某练总为几营营主者,领苗逆之旗,接苗逆之信,出人出粮,无不乐从。”

  其四,团练不过是披在苗沛霖私兵身上的外衣而已。《蒙城县志书》说:苗“久怀不轨,裂蓝衫作大旗,假名办练号召乡里。”

  不难看出,“团练”之名不过是苗沛霖掩盖其政治野心的外衣。因此,笔者主张将“苗练”改称“苗家军”,还其本来面目。

  苗家军自创立起,便与捻军、太平军作战,但到1860年,这种局面发生了变化。英法联军攻占了北京,清文宗逃奔热河。苗沛霖认为时机已到,遂“于所居蒙城设坛会所属,大临三日,镐素发丧”,言“天下已无主,我等当各求自全。”乃称“河北天顺王”。

  1861年2月10日,苗沛霖以所属七人赴寿州被徐立壮、孙家泰诛杀(即“寿州擅杀案)为辞,大举进攻寿州,将安徽巡抚翁同书困在城中。为了攻取寿州,苗沛霖确定了与太平军、捻军“连和”的方针。他派王金奎到定远与张乐行、龚德树捻军言和;又派朱鑫、陆长华赴庐州与陈玉成部太平军达成谅解,并表示愿蓄发、受印信、奉太平天国正朔。

  太平天国遂遣辛大刚、余安定、许导奎、赵大治等至苗营筹商抗清事宜。结果,苗家军部分蓄发,苗本人接受了太平天国奏王的封号。但苗沛霖并非真的加入了太平天国,苗家军也没有变成农民起义军。

  首先,苗家军的组织系统,并未因苗沛霖接受太平天国封号、苗家军部分蓄发而有所改变。据《两淮勘乱记》载:(咸丰十一年)“六月,沛霖遣苗金开督西练十四营合河南贼陈太和众号二十万,……犯妆宁、南阳、妆、陕,薄渔关而还。使苗天庆督东练二旗,合淮北贼张宗禹、孙桂心亦号二十万,……犯丰、沛、萧、场、曹,单、蹼、沂,别出陷清江浦而还。”

  又据《蒙城县志书》载:“同治元年正月二十日,黑旗头目张建酞率万余人由双涧集进抵西涧桥。”

  其次,苗沛霖与太平军、捻军“连和”,只是一种策略。苗沛霖称王后,已经处于太平军,捻军与清军的夹击之下子为免致腹背受敌、便采取了与太平军、捻军“连和”的策略,即所谓“联张洛行以免后顾忧”。

  王定安说他“勾结奥匪陈四眼狗、捻首张落刑等为其前驱,盖意在图据寿、颖以为根本,然后窥伺中原而肆扰西北。”

  苗沛霖及其集团走的依然是“自我之路”,这自然不会、也不可能与太平军、捻军“同志同仇”。到1862年3月,当苗沛霖看到清军云集,利用太平军、捻军图颖无望,便即倒戈,“率众剃发赴颖上”,重新开始了他的“灭贼”生涯。

  所以,接受太平天国封号并不等于苗沛霖加人了太平天国,苗家军蓄发(蓄发在当时是一种表明反清之志的常见现象)并不等于变成了农民起义军,充其量不过名义上的归属而已。如果把苗沛霖及其集团的倒戈看成“叛变”行为的话,那就很难认清其庐山真面目了。

  综上所述,笔者认为,苗沛霖既不是一个农民起义领袖,他统率的苗家军也不是农民起义军,说苗沛霖是农民起义的叛徒是难以成立的。

  苗沛霖三次反清,两次变节,反复无常,被历史学者称为“最无原则的军阀。”陈玉成怒斥苗沛霖:“吾今日死,苗贼明日亡耳!”此言竟成谶语。一年半后,走投无路的苗沛霖被迫反清,最终落得战死蒙城城下,丧命乱军之中的下场。

  苗沛霖,这个人幼年贫穷,先是打捻军起家,为一团练,后太平天国兴起,其势宏大,莫说苗沛霖胆寒想投靠,一是他的辖区就在安徽,离南京太近。

  二是当时清朝军队在太平天国运动前期基本都是完败,而北伐更是让北方大批权贵都有投降的心思,尤其是四九城内更甚。当时的胜败天平趋势。大家都有这想法,不过苗沛霖更直接了。

  三是人心性因素:权利的欲望不可控,一个穷小子好不容易得到了权势,又怎能舍得丢弃,太平天国败了后其实力膨胀,安徽有朱元璋的农民起义在前,苗沛霖自认为自己有能力,也就再次反清,说白了就是投机,一个一辈子都是靠投机取巧赢来的东西,有这么个机会,自然会有想应的选择。

  人都会趋利避害,其德行有愧,这个在当时算是一种常相。这种人不在乎原则和立场,只在乎实实在在的利益,与20世纪的军阀混战时期何其的相似。

红财神玄机图| 数码挂牌和彩图挂牌| 三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| 香港美女图| 香港马会资料铁算盘资料| 大家发高手论坛网六肖| 单双中特三期必出一期| 广东吉利免费心水论坛| 曾道人一句玄机解特码| 生财有道免费印刷图库|